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社会百态 > 正文

    逃离响水大爆炸:八年前,扛着儿子逃 八年后,抱着女儿跑!

    信息发布者:liuweike
    2019-03-23 07:31:4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原创 每日经济新闻

    实习记者 黄鑫磊 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梁枭

    大灾难面前,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渺小。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人却可以两次踏入同一场风暴。

    3月21日,江苏盐城响水县化工园区发生爆炸事故。爆炸的冲击波向四周发散,震碎了玻璃,掀翻了门窗……

    响水县陈港镇的普通居民张丽(化名),她处于冲击波的核心地带。碎裂的玻璃渣袭来,她只能压住不到2岁的女儿,用肉体来抵挡。

    这已经是她经历的第二场风暴。八年前的正月初七,因为流传的化工厂爆炸谣言,她扛着17个月的儿子逃跑。同样是混乱的街道、尖叫的人群和恐惧的情绪……

    张丽担心未来,躲开了大爆炸,但未来能喝到纯净的水,呼吸道清新的空气吗?

    逃离响水大爆炸:八年前,扛着儿子逃 八年后,抱着女儿跑!


    玻璃砸过来!她用身体压住两岁女儿

    3月,窜动的冷空气偶尔会到黄海打个转儿。此时,海岸沿线的江苏省响水县迎来“倒春寒”。3月21日这一天,响水县的气温只有10多度,空气还有些潮湿,披上外套还是有湿冷的感觉。

    午饭过后,响水县陈港镇的张丽(化名)正陪着她的小女儿睡午觉,这是每天的习惯。东北风偶尔吹过窗户,发出呜呜的声响。

    “砰”,14时48分,突然传来的爆炸声令孩子有些惊觉,“没事没事,天上有飞机过来。”张丽耐心地在旁抚慰她。

    “砰!!!”第二下爆炸声!这一次声音的分贝和能量明显大于第一次,没等她反应过来,爆炸能量波已经将整个窗帘、框架、玻璃碎片砸到她身上。这张不到2米的床,上面全是玻璃碎渣、金属碎片。

    张丽的女儿似乎被吓懵了,竟一声未哭。而母性本能的驱动,让张丽抱着孩子就往外冲,几乎用上了生平最快的奔跑速度。所有门和窗被炸飞,玻璃全部震碎,断裂的窗框和碎玻璃满地都是,天花板都要塌下来……张丽没有时间留意家里的这片狼藉,她正抱着孩子连滚带爬地逃跑。

    “砰!!!”第三声爆炸!张丽与女儿从后门逃离了危险之地,并在路上看见了她的老公。此时的她眼睛红肿,满脸是血,额头还有直径二公分的伤口。张丽的老公来不及心疼,赶紧把她扶上车。

    张丽坐在车上惊魂未定,棕黄色的头发散落下来。惊恐是有效的镇静剂,张丽对疼痛似乎没有知觉,只是在微微颤抖……

    “那边化工厂在冒烟!那里的爆炸!”她的老公指向不到1公里的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瑟瑟发抖的这家人,看见远方窜起一大团约20米高的火焰,把园区的天空染得通红。

    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的这次爆炸,相继引发了周边小规模的地震。截至上午10时59分,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伤。

    “跑!往没有烟的地方开!”张丽老公紧紧抓着方向盘,一脚油门踩到了底。就像所有灾难片的主人公,带着惊恐的家人踏上求生之路。10分钟左右,他们就到达了陈港镇。

    全是人!密密麻麻的人!受伤的人!逃跑的人!惊魂未定的人!

    旁边工厂来了一群工人,并排坐在一起,他们身上全是血。人多了,路堵住了,张丽一家在这里停下。

    未知灾难的恐惧,尖叫、哭泣……哀伤的情绪在人群中传染,无人能免疫。大灾难面前,人的群体性特征总是会被最大限度激发。

    跟着人群逃命,求生是唯一目标。

    扛着儿子逃!抱着女儿跑!

    说来,张丽已是第二次感受到这种恐惧,上一次是在八年前(2011年),是因流传的化工厂爆炸谣言。2011年的正月初七,这一天是俗称的“人日”节,春节年味仍在响水县。这一天,响水县还飘起了新春的第二场雪。

    一则响水生态化工园区要爆炸的谣言打破了热闹,人们争先恐后地逃离。中国青年报曾这样描述了当时的场景,“陈港镇的人往响水县城逃,响水的人往小尖镇逃,小尖的人往滨海县逃,滨海的人往盐城市逃。更远的,逃到了连云港,逃到了南京,甚至逃到了苏州。204国道堵满了,316省道堵满了,响陈路堵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路也堵满了。”

    “我的儿子11岁了,当时只有17个月。”张丽和儿子完整经历了当年逃跑的一幕,张丽同样抱着儿子往外跑。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吊诡,八年后,张丽又经历了这一幕,这一回则是抱着她的女儿,她的儿子在县城念书没有回来。而受伤的程度却远远大于2011年那回,张丽脸“破了相”,女儿受到惊吓,后来哭了整整一夜。

    相比于别人,张丽是幸运的,当然,也有不幸的……。“我听说我婆婆亲戚的女儿为了抢救,脾脏被割掉了。还有她亲哥哥的头受伤了,听说是爆炸时玻璃渣嵌进了大脑,现在脑子里有淤血了。他在盐城的医院里面开刀,现在还没脱离生命危险,还在抢救……他们都在里面的化工厂打工。”

    担心的还有未来、水和空气。张丽家旁的灌河,当地人称大潮河,是江苏省唯一没有建闸的天然入海河道。明代,吴承恩曾乘舟顺灌河而下,渡黄海至花果山一路实地采访,留下《西游记》“二郎神大战灌江口”的片段。

    而旁边化工园区的企业,生产着甲苯、二甲苯等低毒物质,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浓度过高容易引发呼吸系统疾病,若大量吸入会导致窒息。

    谁都想呼吸到没有污染的空气。

    “他们晚上不固定地排废气,味道很刺鼻,我都没办法开门。你问我污染的情况,这都不用说了,我家旁边的河水都污染了,大家早就知道不能喝的。”张丽说。

    (实习生郑洁对此文亦有贡献)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山东商河白桥大蒜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