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社会百态 > 正文

    男子遭遇车祸失忆却不忘母亲模样,22年后终与母亲相见

    信息发布者:liuweike
    2019-03-11 08:01:26    来源:生活报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生活报

    “妈妈啊,我终于见到您了,这22年来,我一直想你,我都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50多岁的男子跪在年过八旬的母亲脚下,抱着腿痛哭起来。

    男子遭遇车祸失忆却不忘母亲模样,22年后终与母亲相见

    眉山市青神县 黄德葵跪在母亲身前痛哭 陈洁供图

    这感人的一幕发生在青神县黑龙镇。3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眉山市青神县公安局了解到,53岁的黑龙镇男子黄德葵在22年前外出务工因车祸丧失部分记忆,但流落外地的他却始终没忘记妈妈的模样。在青神警方的努力下,黄德葵终于在3月4日与夜夜思念的母亲等人团聚。

    回到故乡,见到亲人,黄德葵的记忆也一点一点复苏起来。

    遭遇车祸 男子失忆却不忘母亲模样

    “这22年来,我忘记了家在青神何处,也忘记了家人的姓名,但却从来未忘记妈妈的模样。”3月10日,黄德葵说这些时,已然是一口普通话,22年,家乡的方言,他听得懂,但却说不来了。

    1997年,当时31岁的黄德葵从青神到张家界等地务工,遭遇一场车祸后,他部分记忆丧失,包括家在何处,家人的姓名。

    好在还记得一手厨艺,黄德葵开始在一家餐馆内打工生涯,几年后,他的记忆逐渐恢复,但对于家乡,他只能记得好像是在眉山市,至于眉山市在哪儿,只有小学文化的他说不上来。

    不过,有一个人的模样他从未忘记,那就是妈妈。

    黄德葵说,自己有兄妹6人,自己排行老五,上面四个姐姐,下面还有弟弟,作为家里的长子,妈妈从小就很爱自己,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妈妈想尽办法来让自己尽可能地吃饱穿暖,自己在外受了委屈,妈妈也会安慰自己,尤其是自己的小名“葵儿”,自己成年后,妈妈也一直这样呼唤。

    “经常半夜想起妈妈,还想起爸爸、妈妈做的腊肉、香肠味道。”无数次梦里醒来,妈妈的模样就出现在眼前:家门口的小路头,个头不高的妈妈慢慢悠悠走出来,站在橘子树下呼唤自己“葵儿,回来吃饭了。”

    再努力搜索,周围就成了一片空白,懊恼之余,黄德葵就只能狠抓自己的头发,往头上锤几拳头,怪自己的脑袋不争气。

    男子遭遇车祸失忆却不忘母亲模样,22年后终与母亲相见

    黄德葵掩面。

    有时候,妈妈的模样稍微一模糊,黄德葵就会停下手里的活,努力想。他生怕把妈妈的样子忘记了。“忘记了,就再也找不到家了。”黄德葵说。

    随后,在朋友的介绍下,黄德葵在河北成家、生子,一直跟着在餐饮店老板处打工的黄德葵没忘记过寻找,但除了妈妈的容貌,连个姓名和地址都没有,如何寻找?

    几年前,黄德葵的岳父母、妻子等相继因病去世,照顾小孩的任务就落在了他和妻弟两人身上,无法分身,黄德葵寻亲梦,再次搁浅。

    随着年龄的增大,黄德葵头顶稀疏,牙齿也掉了几颗,他越发担心,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妈妈吗?

    多方确认 民警驱车千里接回家

    黄德葵在寻找家人,他不知道,他的家人也一直没有放弃过对他的寻找。

    青神县公安局黑龙派出所教导员张奕杰回忆,2018年年底,青神县公安局黑龙派出所在开展走村入户工作时,83岁的茅林村7组村民陈某某向走访民警崔明聪反映,其儿子黄德葵1997年外出务工后即失踪,至今无音信。

    接到陈某某的求助后,民警立即采集了陈某某DNA并将黄德葵录入了失踪人员库,经比对无结果。黄德葵外出务时无同行人员,务工地点也不详,查找工作犹如大海捞针,难上加难,民警多次深入茅林村走访调查,大量走访相关人员,也没有获得任何线索,工作陷入僵局。

    但民警并未放弃,2019年2月,黑龙派出所在开展二代身份证相关工作时,一位返乡民工告诉民警,在张家界有一个人似乎就是黄德葵,青神警方迅速联系上张家界警方,依旧没有找到黄德葵。

    2月28日,黑龙派出所接到一个来自河北石家庄的电话,打电话的男子自称是石家庄某餐馆负责人,此前一直在张家界做餐饮。其称1997年后一直有一名男子在其餐馆内务工,姓名住址均不能说清,只提到一个地名“青神县”。

    民警立即想到了黄德葵,通过照片比对和视频通话后,黄德葵的家属确定这名男子就是失踪22年的黄德葵。

    考虑到黄德葵没有身份证无法乘车等,为了方便,在办案之余,青神警方利用警车将黄德葵从石家庄接回了青神老家。

    重逢跪哭 妈妈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3月4日,黄德葵被接回青神县黑龙镇,离家越近,他的记忆就逐渐苏醒,不时辨认起小时候的场景。

    与此同时,黄德葵80多岁的母亲等人也在家外的路口早早守候着。

    三十离家五十回,乡音已改鬓毛衰。

    离家越近,思乡越切,记忆中的小路成了一条水泥大道,橘子树也变成了橘子林,但一切都逐渐熟悉起来。

    还是记忆中的场景,路边上,人群守候,如同当年送自己外出务工时一样。虽然相隔22年,但黄德葵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自己从来不敢忘记的妈妈。

    脑袋里一股电流穿过,消失的记忆如电影快进一样,那些想好的话一股脑哽在了胸口,不知道从哪涌出。

    无力提起手中的行李,却又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他冲上前,跪在妈妈脚下,抱着妈妈的腿哭出声来:“妈妈,妈妈,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摩挲着自己头,妈妈的手,还是像以前牵着自己一样那样温暖,妈妈的话,和梦里的声音也一个样:“葵儿啊,你终于回来了,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啊……”

    但妈妈的容貌,再不像梦里那样:妈妈更矮更小了,一头青丝成白发,脸上全是皱纹……

    男子遭遇车祸失忆却不忘母亲模样,22年后终与母亲相见

    民警和黄德葵一家。

    得知父亲、大姐和弟弟都已离世,黄德葵更是久久不愿起身:“爸爸,我对不起你啊,我没能见到你最后一面啊……”

    越哭,心里越轻松。

    半晌,黄德葵被才被扶了起来,家里面,已经做好了他念念不忘的妈妈的味道:香肠,腊肉……

    回家前一晚,黄德葵辗转反侧,他想象着家的模样,想象着家人的模样,又担心见不到母亲

    回家的第一晚,黄德葵还是一夜无眠,他守着妈妈和姐姐,把22年的经过,全部都说给了耳朵有点背的妈妈听……

    杨超林 陈洁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转自:成都商报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山东商河白桥大蒜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